梵谷.jpg


梵谷自製顏料、自造支架、自敷石膏、自畫作品、自製畫框、自漆畫框。

「可惜我不能買自己的畫」他高聲自語「不然我就完全自給自足了。」

這本傳記,是因為酪梨壽司給了他高達五顆星的評價,而我也正好因為要去荷蘭,梵谷畫作的大本營(雖然現在因為冰島生氣,應該是要換地點了),想說應該來拜讀一下,結果真的愛不釋手,雖然一些譯文實在是讓人看的不太習慣,不管是人名(例如把林布蘭譯成冉伯讓,或是高更變成高敢)還是一些慣用語(例如把喜歡翻成歡喜),不過這些都無損於這本梵谷傳表達的精彩,大力推薦給大家!

很喜歡裡面許多片段,像是梵谷跟凱伊表姊說到林布蘭(我還是想翻成自己習慣的人名,哈)「畫的是美的老太婆,有的貧窮,有的不快活,但因憂傷而找到了靈魂」;或是他在礦區中擔任福音牧師的時候體會到「這一切上帝長、上帝短的討論,全是幼稚的逃避現實,全是一個驚恐而寂寞的凡人在冰冷、黑暗而永恆的夜裡竊取的謊言,上帝並不存在,有的只是混亂、悲慘、痛苦、殘酷、磨人、盲目、無止無盡的混亂。」;他和克麗絲汀一開始相遇相處的自在,兩個靈魂毫無階級的隔閡,毫無虛偽和歧視,也並沒有要特意討好對方,但隨著他們生活的漸漸安定,現實也讓他們因了解而分開;他第一次看到印象派的畫,這些新人發現了光和風、大氣和陽光,而這種活潑的、流動的、充盈的空氣,也改變了透過空氣才能見到的一切景物,梵谷知道在當時的學院派看來,空氣是並不存在的,他只是一片虛空,讓他們安置將硬而呆板的景物。

越到後面,精彩的片段也更多,「唐基太太對著來買塞尚的畫的顧客說,這一共有四隻頻果,共賣一百法郎,你只肯出25個法郎,為什麼不拿一隻頻果呢? 於是他拿來一把剪刀,將邊上的一隻頻果剪下包好,回頭對先生說,下次有人要買塞尚的畫但錢又不夠的時候,就賣他一隻頻果,能賣多少就賣多少,反正這些又不值錢,誰叫他畫那麼多,又轉頭跟高更說,你不要笑,高更,你也是同樣的待遇,我這就把牆上你那些異教徒女人的像拿出去零賣,每個女人五法郎」;再來到(我認為)和梵谷真是天造地設的普羅旺斯小鎮阿羅(Arles),阿羅的太陽打在梵谷兩眼的中間,把他劈成兩半。這是一團旋轉的,流動的,檸檬黃的火球,射透藍狠狠的天空,使大氣充溢著炫目的亮光。那巴黎記者也說到,「這地方永遠在接近一個高潮,可從來不達到高潮,三個月來,我一直等著看市府廣場上爆發革命或者火山崩裂。好多次,我都以為全鎮居民會忽然發狂,互相殘殺!可是正當他們快到爆炸的沸點時,北風就會息下去兩天,太陽也就躲到雲背後去了。」 這個小鎮這麼的激情,充滿了讓人無法逼視的狂烈色彩,都在梵谷的畫裡達到了永恆。

梵谷遭遇了一連串世人眼中的失敗過程,他沒有辦法當一個昧著良心、舌燦蓮花的賣畫店員,他當牧師的時候,被那些只顧自己舉止高雅的基督教會當成異端趕出去,他愛的女人都不愛他、他活著的時候,僅賣出過一幅畫、得到一篇好評,好在還有一個西奧! 如果沒有弟弟西奧持續不斷的接濟和支持,今天不會有我們喜愛的那些畫,和這一個梵谷。(真的是只可惜他是親弟弟,不然還真是梵谷的理想太太) 先前在台北看梵谷展之前,就該讀到這本書的,當時跳過了很多他的炭筆畫,大家都是直接去看那幾幅彩色油畫,現在想起來真是可惜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queen 的頭像
squeen

Sarah的百寶盒

s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